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两性女人

颜真卿巧断离婚案惩治拜金女

2013-01-14 13:23:55来源:河北资讯网
字号  

 

颜真卿巧断离婚案惩治拜金女
  前段时间出现的“比婚女”一族,实在是“拜金女”之极致版,钻戒要足够大,婚房、婚车要超豪华,否则洞房门前就高挂免进牌。此类嫌贫爱富的婚姻,即便洞房成功,亦很难得以恒久。
  唐代宗大历年间,江西抚州也曾出现过一位“拜金女”,大红灯笼高高挂,一顶花轿抬进门,可是没多久,“拜金女”不干了,以穷日子没法过为由,要求离婚。官司打到衙门,恰好撞到了著名书法家、时任临川内史、正刺史抚州的颜真卿(颜鲁公)的枪口上,“拜金女”成了小小倒霉蛋。
  颜真卿的生平,赵炎就不啰嗦了,单说该离婚案的原委。
  原来,抚州当地有个好学的读书人,名叫杨志坚,学识人品都是没的说,就是家徒四壁,穷得叮当响。“拜金女”老婆能够嫁给他,估计是寄望于他将来走科举之路,一旦得中,好混个官太太做做。没成想竹篮子打水一场空,许多年过去,杨志坚还是白丁一个。
  老婆大人期望落空,失望接踵而至,主动提出要跟杨志坚离婚。杨志坚表示同意(注意这个细节),还写诗为证:“平生志业在琴诗,头上于今有二丝。渔父尚知溪谷暗,山妻不信出身迟。荆钗任意撩新鬓,明镜从他别画眉。今日便同行路客,相逢即是下山时。”这首诗的最后两句,有点休书的意思,但毕竟不是正式的休书。
  若是正式休书,这官司也不必劳烦衙门出面仲裁了。按《唐律·户婚》的规定,男女双方只要是自愿离异,也即“和离”,男方的一纸休书跟今天的离婚证,有着同样的法律效果,无需惊动官府。
  “拜金女”老婆未拿到正式休书,不敢走,又不甘心就此拉到,于是就把这首诗作为丈夫同意离婚的证据,拿去衙门寻求法律支持,请颜鲁公判决她的离婚诉求。

编辑:黄种人

相关报道

中原悦读